鍾無艷 第十五卷 鍾無艷 VS.2012http://blog.ttv.com.tw/blogv2/venlee/post/2010/11/01/post_39.aspx鍾無艷  第十五卷 鍾無艷 VS. 2012 好啦, 標題是來亂的! 其實我一點都沒有掙扎(雖然沒在電影院看過2012) 但我知道那邊會重播, (鍾無艷也會重播…) OK, 重點是, 結果在我家是鍾無艷大勝,因為兩台電視全開以後…全家一致通過齊宣王還是要在42吋大電視上看比較帥… 於是,2012就等明天見了。 回歸正題;今天的標題是: 【母愛】齊宣的母親留下一個已經沒有味道的御守,不但成為齊宣懷念父母的紀念品,更留下一個記憶中無法遺忘的味道;母親的味道。醫賣房子學上有此一說,母親懷抱的味道可以安撫出生嬰兒;讓嬰兒停止哭鬧,也有一說是母親心跳的聲音可以讓襁褓中的孩子回憶到子宮中母親的心跳聲而安靜下來。 我個人育兒的經驗是即使到了兩三歲,每當孩子睏了、餓了,還是會想依賴母親的懷抱;一回到母親的懷裡,片刻即可以入睡或安靜下來。於是,當齊宣將御守握在手裡靠在胸前說”陪著我!”時,真的很容易讓當過媽媽的人感動,也感動了孩子們。應該說,編劇很有愛還是明道真會演? 都是吧! 反觀大衛 (可愛的大衛終於發威了,好MAN喔這集!)與母親田理事的一大段對談,同樣是母愛,田瑛卻是拿母愛當理由甚至拿兒子的新成屋前途作為她行事的藉口,那麼樣的自私;那麼的言詞狡辯。我只想說,當一個人連面對自己唯一的兒子還不能說實話時,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作為都是白費的,你無法正正當當;無法全然的分享,真不知道這…能叫母愛嗎? 很喜歡大衛對著母親說”想到那個總經理辦公室是齊伯父為齊宣設計的我就待不下去”,顯然田瑛一點都不了解自己的兒子,不然她不會聽不懂兒子的話意,連兒子最寶貴的善良跟誠實她都無法理解與欣賞,真是枉為人母。不知道大衛到時候發現母親的所作所為時 (而且還以他為藉口) 他將如何面對?也許正如他回答齊宣的問題時 (如果這個案子真的是你母親所主導)所房屋買賣說的”他還是我的母親;就像你(齊宣)永遠是我的兄弟!”大衛真是好樣兒的! 這戲還告訴了我們一件很重要的事 ;“近朱則赤近墨則黑”,原來跟著善良的人一起長大會跟著一樣善良 (我相信田瑛一定為了打拼事業常把大衛丟在幼稚園或安親班老是跟齊宣一起混),跟愛惹事生非的人一起就會學會揹黑鍋,原來義氣就是這麼一回事。其實大愛這兩人合好的一段,“我要道歉”、揮拳、“沒中”、“下次有事直接打給我,我會接”,幾句話幾個字就拾回了兄弟之情,尤其齊宣臉上的表情十足,真像兩人真的彆扭一場又合好。怪哉,這兩人合好的戲碼居然比宣艷重拾“友情”更有味! 找房子這麼說可不是我放棄了宣艷從友情晉升到愛情的過程,這個還是很重要,導演,聽到沒? 回到開場,田瑛換了新的走狗,一句“一毛錢沒花這齊氏大宅就到手” 真是聽來毛骨悚然,這田瑛除了逼孫臏作假帳還做了多少壞事? 最毒婦人心嗎?真不曉得齊威到底做了什麼天大的壞事 (所謂“排擠”有需要這麼如此的狠心嗎?孫臏替我問了) 讓田瑛這麼恨之入骨的要抄家滅族,希望最後編導會稍微解釋一下,除了“始亂終棄”實在很難想像什麼事會讓一個女人復仇到這般地步,還不惜下殺手要去掉孫臏。權勢與錢財真的能讓一個女人 (普通商人) 做到如此的蛇蠍的程度? (這裡有八點檔的土地買賣味道了) 期待最後會交代一下 (不必三集了,這應該一幕可以說清楚了) 餐廳一場戲因為事先看了幕後花絮讓我頻頻想笑場,“大壞蛋”因為發明了“調色盤”那麼有創意的辭彙…也就沒那麼壞了。我想這場戲的重點在前頭(齊宣在一旁的尷尬冷面呼應著無艷在秦楚面前的心不在焉,兩個人搭配的挺恰好的)跟最後頭 (無艷扔下秦楚一個人回到餐廳等齊宣下班) 。 兩個倆光的混混終於拉近了兩人的距離,重新從“朋友”開始,比起迎春嚷嚷著“我要嫁給齊宣”,我想宣艷要追趕的“進度”不少,有點著急但是又必須充滿信心。﹙畢竟是兩個厲害的演員,加油! 好像需要加油的是編劇才室內設計對!﹚ 而這場戲也演出了一個硬道理,有權力的人才有出拳的權利,所以齊宣要好好加油啊! 洗車廠這場戲應該是今天的重頭戲吧。 原本以為秦楚來現場是不是有反效果,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才是重頭戲,果然是讓大衛跟無艷扮白臉;他來扮黑臉的。雖然激將法是老梗了,也在預測之內,慷仁演來還蠻像一回事的,果然有找打的架式,才有大衛那張無辜的臉,跟齊宣歉疚的表情,三個男生的戲各自演出個性,好看! 有意思的是原本對秦楚的挑鬩不予理會的齊宣一直到秦楚搬出齊父才發作,這集的編劇寫出了深度,一定要讚一下。並且無艷留下來以後的整段台詞也很有份量,“你不想欠裝潢朋友人情,但為了你的目標你也得欠”,這話無疑幫齊宣找好了下台的台階,再不回應齊宣就真的成了扶不起的阿斗了。 於是我們終於看到了王子復仇的契機,“這車我洗到一半;我不想半途而廢!”鍾無艷留下了安慰的眼淚;而我看到了結局的起點,在悶了三集之後。 比起迎春拿代言當作籌碼想幫齊宣回到齊氏工作,不得不說無艷協助齊宣研發精油的方法的確要高段許多。這就像買魚給人吃跟教人釣魚 (要說煮魚也行) 的道理一樣,無艷志在幫助齊宣靠自己的能力重新站起來奪回齊氏,跟靠裙帶關係回到齊氏謀個半職是兩個層次。編劇在這方面總算在女一女二之間分出個高下,希望室內裝潢在愛情方面也能夠後來居上。 這集的齊宣做了很重要的一個“宣示”,無艷,迎春,大衛甚至秦楚都是無法拒絕的“朋友”,這個一分法輕易的把迎春跟無艷放在同樣的天平上,往後似乎是一個重新的開始了。並且,秦楚也已經被重新定位,符合了偶像劇的男二不會是壞人的基調,理當可預期後頭還會有更大的動作幫助齊宣回到齊氏的權力核心,(連會計師都借出來了,我想這個守候的男二已經定調)。下一集依舊沒有預告,我猜…該讓一些舞台給愛情了,不然… 偶像劇要改成勵志劇場了。 這一集鍾爸爸終於上場,跟齊宣投緣到話夾子怎樣都停不下來,很喜歡這一段。編劇對鍾爸爸的室內設計描寫始終如一很讓人欣喜,跳TONE卻又溫馨,對齊宣照顧有加也鼓勵有加,真是三集以來少見的溫暖。 對了,對比之前跟秦楚的態度跟對話,鍾爸爸真是好人一枚,有其父必有其女是也! 病榻上的孫臏會不會再醒來? 田瑛的手段會不會一一揭開? 花農會不會將牡丹花供應給齊宣?宣艷的愛情如何開花結果? 迎春會如何退出這場愛情獨角戲? 戲可長可短,看完這集,開始有點捨不得了,但願故事能紮紮實實的交代每一個環節,讓我們好好看完一檔好戲。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裝潢
創作者介紹

Hazard

co05cougr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