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八八水災一事 惡火令人畏,但惡颱更令人懼,50年前八七水災,惡水漫延南台灣,奪走人命財產無數,那裡知道2009年8月6日-8日,這個莫拉克颱風,竟然再度襲擊南台灣,帶來豪雨不斷,橋樑斷裂,堤防崩潰,水淹街道,家園沖走,造成台灣不少人命財產之損失,使人被迫生離死別,天人永遠相隔。 前幾日,政府方擔憂水庫缺水,那裡知道這個惡颱一來,卻又帶來過度豐沛的雨量,不容誨言,它的確體檢了地方水利、水土保持、橋樑保養等平日施政狀況,這正是政治界中人,向所輕忽,也是責無旁貸的「政治責任」,畢竟個別民眾是無法負擔家園水道建設的花用,這只有「政治力」,方能措辦之事,卻讓人不得不記取此次痛苦教訓,要愛護台灣這塊大家立足,一道共生的土地,始終都要衛護這個土生土長、子子孫孫永續生存的家園,不再輕易對它,有所吝嗇,表達自己對它的那一份情愛。 此次南台灣淹大水,災情相當慘重,以高雄縣、屏東縣最為嚴重,眼見此事,人同此情,感同身受,同體大哀。救人第一,救災為先,許多公益團體,如佛光山、慈濟,或長榮、媒體界、社會各界與民眾們等,都甚為不忍,自動自發,仁舉義行,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國軍也投入到救災行列中,只為了盡點綿薄之力,以稍慰故去者在天之靈,與倖存者驚恐悲哀之情,更景盼著失蹤者能夠早日音訊相通,來再度團圓。「人皆有子,何我獨失?」「人皆屋厝,何我獨流?」突失親人,心肝寶貝,只能心喪,片片回憶,片片傷,斷斷翦影,滴滴淚,「中秋月圓時,徒增感傷,家人離去,何時可復返?」「家園破碎,又何時能夠重建呢?」人生前途,兩茫茫,不知所措,益思親人,悲從中來,肝腸寸斷。 不用怕天地會有缺憾,人力盡心修補就好,以領導人而言,是正心修德,以國家而言,是修治政事,這方是在面對到無情風雨的環境,人們始終都能生出信心之義。周密防災永遠都比英勇救災造 租屋來得重要,論功行賞,論過責罰,始終都是前者優先,後者居次。 因應颱風每年都會在7-10月份,不定時地就會闖進台灣來,為免悲劇再度重演,生認為勿恃颱風不進來,恃吾有以待之,防颱應視同作戰,除了參考八八水災已經發生的事例,舉凡風災、水災、土石流災害等,有些事項確實需要事先未雨綢繆一番: 一、風災前工作:警患 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人無遠憂,當有近患時,就會手忙腳亂。組織優先,單位設立,正是為了如臂使指,使之措置任何事務,都能夠有條不紊一點。先成立一個防(風)災應變指揮中心或是小組,組長通常是由行政院長來擔任-因為地位高,是實務政界第2號人物,瞭解行政作業流程與具有經驗,容易指揮公務單位,馬上有個救災事宜先後次第的「備忘錄」式的綱要,自製或請能幹幕僚先草擬出來,有個辦事大綱,以做為救災指揮官來加以參考。此小組,必須由總統簽署授權,可調動政府資源,立刻報請立法院通過,立院休會時,則由立法院院長代表立法委員們、全國民意來同意,以完成法定程序,也是在依法行政,並簡化公文旅程。救災指揮官可以直接指揮各救災相關的公務單位、徵調軍隊人力及其設備,以便於應變未來有可能的救災行動,此時相關官員都是其屬下,要配合長官的命令,甚至連縣市首長與鄉鎮首長皆在這個指揮體系之中,成為靈動的「一條鞭」動作。這個小組,事後解散,但其資料要請學者專家經過整理,並加以研究,以便於預防類似的災難,並且都要保存下來,成為某一個救災全宗檔案,如取名「八八水災」等,以備後人來調閱時加以參考,免得又要重新摸索,這是從慘痛經驗的一種不能不有的學習。 當政者(中央與地方首長們),面對天災,須要戒慎恐懼,謹守崗位,并嚴陣以待,以便於降低民眾的損失,特別是 面膜災區的行政長官,至於非災區的長官,要聰明敏感,馬上參酌災區的已然發生的經驗,立即去督導檢查一些公務設備,有問題與該報修的,金額大者,立刻要報上去,中央有鑑於這些災區痛苦的經驗,大都會通過撥款,免得中央也是在自找麻煩,「因為救災,對政界而言,始終是很痛苦與超麻煩的一件事,畢竟沒事還是比較好。而且這也是很有利於地方及其民眾的。」舉凡地上、地下水道工程、水土保護建設,以建設量多、並能通過豪雨多日考驗者-特別是颱風,不僅地方首長,連中央也有,皆屬于政績範圍,是個屬於「環境方面的政績」,所以它們是不可以輕忽的,不能因為覺得不討好,就輕忽,為了避免地方行政轄域內的民眾生命及財產的損失,這些環境方面的建設,是輕忽不得,所以它才是有政績可言的。 「民間資源與力量」-不管是公益團體、企業界、公司行號、許多民眾們等,外國救助資源,都要整合進來這個指揮體系中,如對所捐出的物資要成立一個「物管單位」,有倉庫管理概念,收取發送,皆有簿本記錄,有行政人員,也有志工支援,將物品進行分類,檢查救災物品,篩選出不必要的物品,貨出時,簽收,以知其流向,等等許多細部流程,以知物品流向。「金管單位」,設立一個專管帳戶,主要是將從外國、各地、各團體、善心民眾收到的善款,統一匯整起來,接受救災指揮小組調度,統籌運用,金錢匯出,也必須有專人簽收,事後須由專責單位負責查核,以便知道善款金錢流向與用到哪裡去,畢竟物品與金錢資源不可浪費。再設一個專責的「救災單位」,它是最重要的單位,如接線人員,以接收各地傳進來的訊息,分民眾、公益團體、官員、民間可救災的工程公司、資源調度五線,為了判讀信息,也要有氣象、知水文、知各縣市地理、知大氣科學等等專家或官員,是為救災智囊團,以判讀信息與呈報上級,來幫助上級長官做出正確的判斷來 seo,有識見方能判斷,判斷一出,行動就必須要劍及履及。因此需要有一些高科技先進的設備,除了高階PC外,能迅速與各單位信息無礙傳遞,目的是要整合救災網絡來,如許多文字訊息、數字統計、眾多能夠一目瞭然的圖片,如人口分布圖、水向動態圖、土石流流向圖、川河流域圖、各地水量地形圖、各高山地形圖、即時動態氣象圖、衛星圖、即時災情分佈圖及信息-圖文合一、該地常會發生災難之綜合圖等等-會淹之處,在未有所改善之處,還是會淹的,土石水道也常常會走恆情熟徑之路,是故皆是必需要有的,以便專家們判斷信息,得出結果來。各個救難單位都要有正副二位負責人,以便於主官因事外出,能有個作主的代理人。 氣象單位報告需要研判從國內外蒐集過來的資料與信息,多多用心,以便於再度提升準確度,颱風放假與否,低地與沿岸民眾的防颱準備,漁船們早日群聚靠岸互綁等等,都是要靠氣象局的專業與準確信息的提供。氣象單位發佈颱風即將來臨時,舉凡行政三長、國安單位、國防部、內政部、交通部、經濟部、農委會、氣象局、農田水利署、林務局、水利署、消防局、警察局、縣市首長、鄉鎮長官,收災區的村鄰里長及其相關公務的人員,要與救災指揮單位,保持管道暢通,都要能夠找得到人,各單位的首長及其左右手,通通都不能休假,都必需要在崗位上待命。要將颱風信息公告全國民眾,使之有個警覺性,先做好防颱準備,也可以先購置度過颱風的基本物資,免得颱風時,還要外出去買,徒增危險。並且派專責單位,先去檢查各縣市橋樑、確認各水門能否使用正常,依颱風飄忽不定的動態及其威力,並請縣市以下行政長官先提醒歷次以來很會水淹之地域下的人民-必要時還是要先撤村,與居住高山、地勢低窪民眾、住危地民眾,先請其親人及警方,雙管齊下,不管是如何拖拖拉拉、三催四請、連哄帶騙,總之不管三七二十一,通通都先把他們給接到 襯衫安全地方,特別是那些喜歡死守家園的年長者,名義是:「下山幾天,走走逛逛。」 對民眾而言,面對自然天災,凡是靠近土地過度開發、土質鬆軟之域的民眾,切切不可掉以輕心,下游民眾則更需要提高警覺性。未來民眾買屋時,除了一般考慮之外,亦要考量住屋所在地的自然環境生態,如地勢高點,山坡地帶儘可能不要購置,該地水道工程需要做得較好一點,等等,皆應該要能夠在政府網站中,查到一些必要資訊,方是。 地方政府於山坡地的開發與審核發照方面,要更嚴格一點,以便於養護水土,使其也能夠獲得喘息,此次泥濘成街河,大都是由山上沖刷下來的泥土與當地土壤所帶來的,而以「土石流」的方式呈現,土與水相結合,有重量、有力道,人遇之必定閃避不及,屋遇之,必定被沖垮而站不住腳,可見得山林也是需要「養護」,生計雖然重要,但是環境生態亦很重要,需要多點疼愛之心,則人活在自然環境中,自然也因人之生活其間,而能夠相得益彰,感情融洽,最好不要像過去一樣,常常過度使用,或常常不當地開發山林,則必定可以避免它對當地人們的反撲,人詩意地棲居於天地生態中,必不敵天地威力,否則老子也不會很有感嘆地說道:「(真是)以萬物為芻狗。」 二、風災中工作:救災 警患工作,如一些救災組織、網絡、信息公路、資源整合等等,弄得好,救災必不會亂,以政府的力量,則任何災難都在控制中,政治力,若願意投入到辦實事,與用心來辦民眾事務,本不容小覷其力量的,必定會比零散的民間力量要強大得非常多。 救災需要有當地人員配合,包括災民們,否則必定難以措手。大致需要借助社會公益團體力量,以撫慰民心,瞭解災民切身需求,如一些婆婆媽媽是最有愛心與最貼心的,可讓災民們情緒少些波瀾,災民短時間的安置最好是能夠安置在他們那裡,會被照顧得最好,可由村鄰里長?租房子P由該團體負責人管理,包括一些該有的規矩,若無,方是在附近找大型的收容中心,來短期安置;同時,請問地方老人,以瞭解往昔住地地貌變遷及過去父祖輩的經驗,可便於未來重建,與某地可供擇選重建的地方;當地警方,可大致確定住家戶口,勸離民眾離開危地,必要時則需要扮黑臉一下;公所、村鄰里長,可大致確定住家戶口,災民物資發放、政府救濟金的發放,都要透過他們,都要簽名領取,有個名簿,並以某村、某鄰、某里為單位,人員團進團出,不要分散-除非有外地親人、朋友接走他們,鄉鎮首長,要與村鄰里長們保持密切聯繫,縣市首長也要與鄉鎮首長溝通聯繫,也便於安置居民,提供需要。由下而上,快速傳遞信息,報到救災中心,掌握受災人數,方便統籌調度物資與資金;亦由上而下調發資源下來,如器具、設備、金錢、物資、人力需求等等。 當掌握災情後,還是發現本國有力不及逮之處,急需請求外援時,不用遲疑,救災指揮中心報請總統,立刻以政府的名義,請求外援。救災不分國籍,只要有大的災難,他國好心,也皆是救災資源,先接受再說,此往彼來,以德報德,則友善關係,也會建立起相互幫助之路來。 救災賑款,不能再像921大地震,發生善款經費,有下落不明之情形,絕對不可以濫用民眾的善心義舉-包括官員,若中央與地方官吏們,經手人被發現有私吞善款、物資之情形,無二話,只能公事公辦,嚴格法辦。至於若有民眾乘亂摸魚,假借名義,私斂民眾善款,以供己用,被查到、被檢舉,也只能法辦。 三、風災後工作:善後與重建 以國家力量來救災。先將受災人員安置在安全之地方,與持續尋覓罹難者的屍體,以備家人前來確認,來招魂祭祀。災民的一些困難,如一些手機費、電話費、卡費、房屋稅、補發一些證件等等,不用受災民眾跑出去辦,皆由救災指揮中心,依通報上來的受災戶與已經故去的名單,全權來處理,向 裝潢各單位聯絡,以特急件優先處理,無妨大方,特別是對受災嚴重的子民們,總不能與災民們斤斤計較,只為了這幾個小錢,這是會被笑的,因為表示無仁慈之心,與其載諸空言,不如見之實事、細事之深切著明,皆由民眾賑災款項應付之,因為其他民眾是對災民的同情,方熱心捐贈的,是故是很正當的。證件補發依指揮鏈,直達過去,若某一站拖延,無二話,就是急如星火的催督,並由指揮中心,電話錄音鄰里長回覆,派人抽樣訪問災民,確認此事,有無執行完畢。是故確認受災戶與已在與已故的民眾,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在受災戶學生求學方面,正常都是安插在住家附近的地方,救難臨時安置所,也是要在附近,便利於未來災民可能還是要重返家園。以工代振方面,優先雇募災民來做,是必要之舉,特別是男性,女性亦可,免得在安置所沒事幹,胡思亂想,也不太好,它是一種薪資補貼,使其有錢賺,也便利其往其家園方向,清掃、開挖、搬運過去,開通前往家園之路,亦可讓其早日重建家園,皆受「善後重建單位」指揮。此時組合屋可暫時派上用場,組合屋其實並沒有原來被流掉的家園那麼舒適,正常說來還是應該要請當地民間建設公司,由政府動員他們前來,以量多,請其打點折扣,必成交,蓋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屋宇來,磚造或鋼筋水泥,不用太豪華,只要有屋、有人,就會有商機,有人有屋就會有生活物品之需求,國家力量投入到此,有資源,讓外地生意人眼睛發亮,就很有興趣地飛快跑來,工作機會又會創造出來,災區很快就不再是蕭條的災區了,這句話很重要,對受災民眾而言,其生活物品就會慢慢添齊,如此家園就會逐步地重建起來,該地生活圈就會慢慢地恢復過來,也許無法百分百恢復過去,但一定會好的超乎想像,令人佩服,舉凡國內各地有災難發生與災情傳出,皆比照辦理,以國家整體的力量來救災,當然結力量大,國內小創傷,慢慢就會流點小血,長個繭,就沒事了,這就是國力的展現,是政治人物必需知道的事-特別是領?室內裝潢氻H。這是歡樂生所想出來的絕招,它合乎人道精神,它能夠撫慰災民,也感謝國家及其眾人的幫助-因為是全國納稅人的錢與物資,又有利於當地經濟生活及其秩序的恢復,又最具有救災的強大能力。因此「善後重建單位」-這單位常常較晚解散,甚至會成為常態機構與單位,每逢國內有災難需要重建,它們就很重要,重建單位要選擇安措地段,要整合當地住民的資訊、當地公所人員及其資料、專家們的意見,以便於擇地安厝,至於經評估過成為危險地段之處,就不應該成為重建家園的選擇,那怕老輩再愛護其有美好生活回憶的家園也是一樣,免得颱風、豪雨一來,總是讓人提心吊膽,都還要派人前往去辛苦又唯險的搶救。至於重建、補強橋樑方面,一般交通道路的搶修,皆是陸續要措辦之事,使之維持正常的生活圈的機能,隨著時間的流逝,就會慢慢地發展起來。 颱風一來,必定會「體檢」到各縣市的橋樑工程堅固與否,去年四颱聯袂而來,斷橋問題,並未受到看重,是故今年又斷了一堆,應該避免將寶貴時光又浪費掉,畢竟每年有四個月是颱風會瞎闖進來的季節ㄚ!是不太可能叫颱風不要進來台灣來湊熱鬧!總之,能做一點是一點,必有成效,可以見到。 面對如88水災,2、3日之內竟然下了2000s毫米水量之包容策略:「遇颱必淹之地,需要優先鋪設地下水管,不僅可以納多餘的地面上之水,亦使所有住家、工廠、豪雨的水,皆先排到鄰近的溪、流、河中去,將暴水、惡水的問題,束於河道之中,則浮淹的泥街,將不易再映入眼簾,讓水相鬥的戰場就在河道中,治水除了一般疏導與防堵之策外,生認為也可以大幅度增加急水、惡水、暴水、颱風挾帶的豪雨大水,讓其有可流動的流域來,也就是給其較寬廣的路子走,讓甲水兄乙水弟,自己去相親相愛,不要那麼愛亂跑來與人及其住家愛恨交加一番,如往昔超會淹水的汐止,自從分水道、疏洪道等建立起來以後,從此未聞淹水,可見得事在人為。再於溪流整建中,搞出類似集水區、停擱區等, 小型辦公室以便於增加大水可容納之量等,而輔以原有的設備,強化堤防建設,勿採直立式,要採斜坡式,以便可增加水的含量,與泥水沖刷堤防底層,直立式堤防最單薄、最易受重創,一旦讓堤防有個破洞,群水必然會自己找洞鑽,一點突破,隨即擴大面積與戰果,讓鄰近的地域,都成其流域,而街道正是其水道,只要還在下雨,則必不易消退。總之,讓水,都能夠走自己的路,若不給水,路子走,它就會因應其水性,水往低處流,呼朋引伴,把土石也帶出來踏青觀光,以積水堆層的方式,呈現出眾人皆可見到的高度來,如水淹及胸等現象,因此儘可能不要讓水走街路,免得它到處亂竄,就很不易收拾這些多餘的水。 當水庫滿水位時,是不可能不洩洪,否則很危險,災情會發生難以想像的嚴重,可是一旦洩洪,遭逢月圓,月與水相親,水必會漲潮,雲雨向來喜歡先下在山區,所以山區的累積雨量方一直會較平地高一點,水就低,必往下游走,當颱風豪雨來臨時,碰到河道出口正在漲潮,會堵住上游的水往低處流向大海之路,而水庫往往建置在河道上游,又不能不讓其洩洪,可是豪雨卻又還在不停地下,地面表層的容水量又早已飽和,讓地上積水不得不出現,水庫洩洪又不能不急急忙忙往下游送居民不受歡迎的水,則該河域下游地帶的鄉鎮及其地勢低窪處所,往往不能不淹得很嚴重,特別是堤防又被衝破之時,則局面很難收拾。是故下游地帶的河川,在建設時,是應要給突增暴衝的水更大的容水量,成一扇形狀,使水有個去處,也就是在河川下游,留下一水二向相鬥之場域來,則此問題必可緩解。 中南部超抽地下水的老問題,易造成地層下陷,水往低處流,遲早必會發生水淹低地之情形,但因為當地居民的生計,往往不易解決,實在是該地地方首長該好好動動腦筋之處,地高,水就會低,地低,水就會高,乃不得不然之理勢矣! 疏導策略:「淡水河、大甲溪、濁水溪、高屏溪等台灣四大水系,湖澤水道,大致與四水系貫通,有調節水量的功能,也是雨水蓄 裝潢水的處所,有宣洩四水的功用。近密的水道,形成一個水路交通網,動態平衡,真要治水,則要有魄力、能力、識見,需先從四大溪河入手,使之相互呼應,以人工河道輔助自然河道,而不是相反。」河流流動大都是曲折宛轉而行,截彎取直,不合水性,但水流遲緩,則容易造成泥沙淤積,是故不時就需要疏浚之。以人工修築塘浦,來導水,則工程不小,花費實多。若要治土石,則需先從山林保育入手,使各山頭們也能活生生的,使之可以先吸收不少水量,吸收不下,方往河道走。因有水,方有橫渡其中的橋樑,是故水+土石=強壯水力,經不住幾日大水沖刷與土石流頻頻拜訪橋墩,則橋面必不保,是故脫鉤水與土石一道聯手作亂,方是根本,好山好水,人們之福,山水有相逢,人間即樂土。 面對一般中小型颱風,「防堵」似乎夠用,建堤以圍水,一牆隔離了人與水,但是卻往往也難捨難分,此法是現今台灣最多的水利建設主流思考,在往昔年代、朝代其實也都是主流,因其最好做、較簡單,並且花費也較少。但是一遇到莫拉克颱風驚人的水量,其局限性就暴露出來,非常明顯了。 「天然災害」是應該可以申請「國家賠償」的,因為其與「政治界及其公共事務-自然包括民眾事務」是連動的,政治人物代表國家處理民眾事務,這個觀念是立基於於中國政治文化傳統之中,有「天變示警」之意涵,是故天災一來,政治人物是最應該先戒慎恐懼一番,免得又被究責了,不可以把天災看成是一般所謂的「科學觀點」,而是應該看成與當時政界施政狀態,一種天人是否和諧的關係,在實務政治圈中事務處理的反響,方是。國家待民眾以恩厚,得民眾的回報自然也甚為厚情,可增加國家與民眾一體的團結心,可建立成一個「扶危救溺」的制度來,如「以屋換屋」,讓受災民眾,有個重新再度安身立命之地,這也是政府的德政,當時政府,正代表國家當時現況的發展。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票貼  .
創作者介紹

Hazard

co05cougr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